"教書"這件事情,在三四年前本來對我來說很重要
因為持續在業界服務
總不免擔心自己陷入商業化而不自知
而這三年的教學生涯,確實也刺激自己教學相長

不過這幾年的兼課 評圖
說真的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
充其量也只是把這十年來在業界的努力結果
想辦法讓同學知道還可以做什麼
我不喜歡給答案
反而比較喜歡同學做出比我預期更好的東西
我比較喜歡引導同學去想
但結果如何我卻往往不能掌控

也無法檢驗自己教的好不好......

近期想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有時候不免想說自己該做點取捨
家庭和事業都不能放棄下,這剩下的半天真能取捨嗎
可是又覺得可惜
畢竟一星期只有半天
難道自己能力差到少這半天就辦不了別的事情??
剩下的理由,只有自己不確定教的好不好
若成為同學口中不會授業者
誤人子弟也不太好
不然還真想繼續申請帶畢業班的機會......

......大概是最近因事有些洩氣
想事情也逐漸不正向了......  ^^"


[後話]

我看我還能撐多久
若再加上計畫的 "三年內再回到成大讀另一個碩士"
呵......要再次檢驗自己時間管理的能力?
屆時再看看了
不過明年再一年後
確實可以先暫停教學了

記得五六年前曾和ㄧ個要好的學長談過
學長把"去學校兼課"這種事情,談的很"行政資源分配"
當年讓我很失望

始終很感恩兩年前榮芳杰的引薦
不然我其實也沒什麼學術界人脈.....
可以讓人願意撥些"行政資源"給我

還好,嘗試過後,很多事情也多不在意了
想想,能做過這麼多不同的事,我還是很幸運呢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