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照真(中國時報記者)
出處:中國時報
分類:4.6/5.2
地震重創校舍 摧不毀利益共同體

  台大土木教授洪如江在集集大地震後到災區勘查,發現幾乎每一個村鎮都是學校建築受損最嚴重,如果地震在白天發生,後果將更不堪設想。這讓他想起六年前,他曾在日本北海道七點八的地震過後,到當地勘災時發現,所有村莊幾乎全毀,唯一不毀的只有學校,情形與台灣恰恰相反。

  學校重創的情況,在集集地震後引發中央與地方、建築師與專業技師的激辯,還等不到真相,重建的近四百億元大餅已受到各方覬覦。台灣政治勢力長期介入營造業與校園,學校建築繼而成為政治的禁臠,地震讓校舍垮了,但這條政治食物鏈依然堅固。

政治勢力介入 建築物壽命短

  讓人痛心的是,地方學校不但是選票動員的重要樁腳,硬體建築更成為選舉酬謝的方式之一,學校建築問題特別多,就在於教育預算在縣政府所佔比例很高所致。曾經視察百餘棟學校建築的台大退休教授邱昌平指出,一般工程可能要十年才蓋一次,學校建築卻是年年有,年年不斷,而且,學校建築經常蓋得很「爛」,壽命尚未到期時就須拆掉重蓋,不然就需補強、維修,裡面「文章」很多,很多人就是靠此謀生。

  擺明地說,地方民意代表要靠學校建築生存,競選有功的功臣也以學校建築答謝。台灣營造研究院院長陳振川表示,中小學建築長期以來就是教育局、校長、縣市長、議員、黑白道、政治團體所壟斷,同一地方每次都是少數一、二個建築師在承攬工程,但只要首長一換,建築師也跟著換了。

  建築師潘冀則說,中小學大多為省級以下學校,屬於地方政府職權,在執行上有專屬的採購與發包過程,且中小學校舍經常是標準化格式,工程技術上也不困難,有能力設計與執行的建築師很多;但地方建築師大部分都有指定人選,有的是縣市長、鄉鎮長決定,有的則由學校校長決定。

  邱昌平說,工程競圖要動員很多人力,如果已有內線很可能白忙一場,學校如此的客觀環境,讓好的建築師無法生存,以致好的建築師經常不太願意做學校建築。

黑白兩道壟斷 低價搶包工程

  此外,原本中央給建築師有一定合理的「規劃設計監造費」,以確定建築師權責,並讓建築師有聘請技師的費用;但地方卻以建築師並未到場監工為由,將此費用壓低很多,面對地方長久惡習,邱昌平氣憤地說,地方政府等於縱容建築師不須找專業技師,工地既然沒人管,任何包商打聽到學校底價就搶著打折,造價已不合理,但這種爛品質的造價,反而被財主單位視為應該。

  問題於是開始擴大,建築師的遴選出現問題,承包的營造商也是弊病百出。原本營造廠商應以主任技師為工程負責,但台灣的營造業卻在制度設計上成為仲介業,所有工程全部以小包再轉介出去。潘冀指出,營造業牽涉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但是在台灣,卻是任何人可以開營造廠。

  按規定,主任技師是專職,離台一個月就要撤銷執照,但邱昌平說,現在官商都是矇騙,很多大官都開營造廠,也都有用這樣的主任技師,但沒有人敢查。

  目前學校校舍或許可達採光、通風等上課要求,但漏水不斷,老化速度太快的毛病,主因在於混凝土與鋼筋品質都不好。陳振川提出數據說,建築安全很大成分是出於混凝土與鋼筋品質不佳,一般住宅兩者成本加起來,僅佔全部費用的九%不到,學校建築比例可能會高一點,但仍然有問題。陳建川說,預拌混凝土業也受到民意代表介入影響,在南投合法的預拌混凝廠只有三家,現在要重建,好的混凝土那裡來?

借牌風氣盛行 毫無專業考量

  陳振川也明言,台灣營造產業已出現極大的病態,他指出,政府每年有四、五千億的公共工程預算,以致台灣營造廠約有一萬家,但真正有專業能力只有五百多家,營造業的管理有很大的問題。工程顧問公司有二千六百多家,但真正專業者也不超過六百家,很多民意代表、政治人物都開工程顧問公司,然後靠關係攬工作。另外,技師有一半以上在租牌,建築師的建築執照同樣可借牌,陳振川慨言:「每一個人都在爭利益,根本沒有專業人員的考量。」

  所謂借牌,即是指蓋橡皮圖章即可,但本人並未依規定到工地現場。早期的建管官員、教授,在退休時都可以拿到技師牌照,成為一種變相退休金,雖然現在不送了,但過去送的到現在都仍然有效。讓人失望的是,目前技師自律情形確實不佳,可以為了一點錢就蓋章,毫無專業尊嚴可言。唯一不同的是,過去租牌一年可坐收六十萬,現在因為有工地主任的執照設立而降為廿萬。

  陳振川、邱昌平這些了解內情者都感到非常無力,邱昌平說,人人都在租牌,在學校開課教授「工程師倫理」的也在租牌,甚至有人中風在床、長期在國外的,一樣租牌。陳振川以前曾限制學生租牌,但現在仍有學生照租不誤,因此他強烈呼籲所有官員、教授、學生的租牌行為都應全部公佈。

  所以,既然台灣對營造商並無資格限制,以致任何人都可以當營造商,需要的任何執照都可以租得到,建築師、技師不來工地最好,就這樣愈蓋愈大膽。而且,邱昌平說,現在學校建築又要開放空間,地下室充分利用,要給學校成員停車,都一再犧牲結構。

惡質營造生態 重建尤須慎重

  地震發生突顯了地方政治生態與營造生態雙重惡化的情況,台灣尚無解套良方,卻立刻面對重建壓力。要確定的是,校園重建工程極需慎重,要避免製造問題者又在重建中獲利,唯一做法在於嚴格確立「設計監造委託書」,在合約中確立建築師與專業技師權責,所有工作項目都上網公告,並接受不定期突擊檢查,或許尚可杜絕不當利益。否則,不管是中央或地方主導、是教育單位或工務單位主導,若無法擺脫地方惡質化的遊戲規則,必將重蹈覆轍。(88.11.2)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