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讓治老師沒有教過我
在成大建築唸書的時候也與他沒有交集
但讀了賴老師這些紀錄
確有很多心得

沒錯,設計是一種理想、一種戰略佈局
我一直覺得也是一連串的思考決定
思考的意義,遠比形式有意義的多
安藤忠雄說不管哪個宗教的空間設計對他來說都一樣
因為宗教空間設計是心靈問題,而不是形式問題
這思考讓我極度激賞
我也認為空間並不需要形式的解決
只有空間本身和光影材質,所造就的心靈感動或喜悅

我想這就是設計了.....

至於賴老說專任老師不得開業
我想這個限制也是沒有意義的
且有辦法的還是有辦法
只是當回校教書也逐漸變成人脈或是行政資源的利用
也是很令人感傷的......

------------------------------------------------------------
吳老師的兩三句話

58級 賴榮平

趕在吳老師退休前整理一些受教於吳老師的名言,體會出吳老師的人生哲學。

吳老師曾對我說:『你是個悲劇的自導自演者….根本沒有什麼問題….現在的問題在於你,你真的愛她嗎?或不喜歡她?問題是很簡單的!』吳老師不僅是我大四、研究所的課業上的老師,同時也是我戀愛史上的顧問,他的哲學十分明快!
吳老師說:『向環境挑戰,固然是表現年輕人的朝氣,但您需先考慮這種環境值不值得挑戰,值不值得犧牲?如果它根本不值得你去挑戰,儘管你撞的頭破血流,那只是有勇無謀而已!』時值民國61年,國內仍有很多不民主的事,國家、學校、系都有很多不合理的事;在不合理的環境下吳老師就顯得十分理智的告訴年輕人要既能勇又能謀。

吳老師對我們說:『建築這個行業,是很容易謀生的行業,但是你是要靠建築而活?或是為建築而活?近年來,建築行業步入長空期,要靠建築而活已經是不太容易,如果對建築沒有幾分興趣、沒有幾分理想,怎能為建築而活?』

吳老師擔任我們設計課老師,也擔任我們班導師,教我們下圍棋,時常以下圍棋的道理來比喻作設計。下圍棋必先從佈局開始,先有戰略而後求戰術,做設計也是一樣,先有建築計畫,再求設計技巧。下圍棋有幾級幾段,做設計也是有新手有高手;林海峰下一子可以長考一天,可是初學的低手一棋子的思考時間只有五分鐘,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他常以『低手的長考等於睡覺』來警惕我們做設計的長考,倘若您在設計上目標不清楚,好像打戰時,敵人在哪裡都不清楚,在那兒長考簡直浪費時間,等於睡覺!警惕我們做設計、做事都有適當的考慮時間,以求得最佳效率。

民國五十年代,社會的價值觀十分偏頗,謂:『一流人才出國,二流人才經商,三流人才才會到公家機關。』軍、工、教一視同仁為公家機關。而吳老師在民國五十七年毅然決然地決定回系,貢獻建築教育,也常自喻為園丁、自喻為肥料,希望在本土的環境裡培育出一些人才。一轉眼,就要退休了,把人生的精華貢獻在成大建築系,也不兼課,也不開業,一心一意培養台灣建築界的人才,其志令人敬佩不已!在一個價值觀混亂(有人說是多元)的社會,有所為,有所不為,十分堅持,這也是學生輩們一直引以為戒的典範。
 
建築,既要創造,更要務實,吳老師常要學生們多關心周遭的事物,不要老是眼看國外,忘了自己所在何處?知識要成為行為的一部份,才算是真正的知識。如果,講的頭頭是道,而做的卻是風馬牛不相干,那是假知。

茲引用淮南子道應訓中,桓公與輪扁(造車輪的木匠)的問答:

輪扁:您所讀的書是什麼書?
桓公:是聖人的書。
輪扁:那個聖人在什麼地方?
桓公:已經死了。
輪扁:那麼,您所讀的書是聖人的糟粕。(桓公生氣)
桓公:你以一個木匠身份,竟敢辱罵君主,你是什麼意思,你要將理由說出來,如若不然,我可要你的命。
輪扁:是的,沒有理由,我怎麼敢!現在請准我拿造輪的例子說明一下。 太緊便塞不進去,寬了一點便不能密合,那種不緊不寬,得心應手調和密合的至妙秘訣,我也無法傳給我兒子,兒子想學也無法學。所以我到了六十歲的現在,還是現在的親自造輪。聖人所說的話也是一樣,他所說的真實部分已被聖人帶到墳墓裡去了,所剩的只是它的糟粕,所以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這一段的問答,可說是務實的極致,有點平常,可是又有點玄。

這三十年來,限制了成大建築系專任老師不得開業,開業建築師因為沒有博、碩士學位而進不了成大建築系的教職,已經對成大建築教育產生極大的傷害,如果再繼續不改變的話,務實與本土化,可能緣木求魚了!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