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旭正(建築改革合作社學術組召集人)

在台灣,各種專業的根基普遍薄弱,與先進國家間有一道鴻溝,建築專業也不例外。我們的建築作為一種現代的專業,其實晚至1970年代初才隨著「建築法」與「建築師法」修訂完成,且早期設立的建築系開始培養出畢業生,才算形式上建立。但這個初生的專業,卻被迅速地捲入幾乎同時生猛發展起來的房地產市場中,在世界少有的預售制中成為不可少的一員,但卻是被邊緣化、傀儡化地對待。建築專業的價值被嚴重扭曲,建築師的社會角色也跟著模糊了。王俊雄將這樣的狀態稱為「弱專業」。

與先進國比較,弱專業的狀態似乎是後進國家無解的宿命!但我們不平,我們總期望能透過當代的努力,逐漸擺脫這宿命,或至少開始走上一個可以擺脫此宿命的道路。長久來來,我們總是習慣地墊起腳尖向上向外仰望,想看清楚先進國家最新的進展,作為當下行動的參考。沒注意到的是,墊起的腳尖常令身軀危危顫顫不易踏實;而過度上仰的視角往往只得到零落的吉光片羽。現在,是腳踏實地向下向內看的時候了!經由分析了解我們的歷史處境,透過自律、反省來強化專業的體質,再藉由建言、遊說以促成制度的改變,是我們這一代必須努力的。

五月七日我們成立「建築改革合作社」,它的根源是九二一新校園運動。因此,我們就以新校園重建的經驗作為反省的起點,在九月十七與十八兩天舉辦了「反省與對話──九二一重建新校園運動的回顧與前瞻研討會」,得到建築界與教育界熱烈響應,總計有近三百人參與。在會中,我們安排使用者、建築師與行政者三方交叉對話,熱烈而精采。我們聽到使用者的肯定也聽到真實的批評;我們看到建築師的自信也看到他們的反省。的確,新校園運動的表現雖然亮麗,但更有許多設計不週全的地方,很高興由使用者與學者毫不保留地指認出來。建築師們必定都欣然接受,吸納為對設計的提醒資料,以後避免再犯類似的錯誤!我們也看到來自行政部門充滿熱情的伙伴,懷抱著願景準備拓展下一波的新校園。顯然,因地動而綻開的花蕊,已經從台灣的心臟發散,即將遍地美麗!

為了確保後續的校園建設經費能被有效運用,為了讓建築專業與教育專業能充分合作,建築改革合作社在議程最後提出下列幾點期許與呼籲:

一、 期望教育部秉持新校園運動的精神,切實尊重專業,持續為校園選出優秀的建築師。

二、 呼籲教育行政部門推動「校園顧問建築師(或駐校建築師)制度」,讓教育與建築專業得以常態性地合作經營校園。

三、 建議教育部應有系統地鼓勵學術界與教育界合作投入校園用後評估的工作,累積更多校園使用與設計的知識。

四、 期望公共工程委員會能深切了解新校園運動的關鍵機制,設法普及於其他公共工程之設計、營造。

五、 呼籲各縣市政府重視建築設計專業的價值,在設計費率、工作時程、委任契約上充分反映,提供合理的專業工作條件。

六、 呼籲參與校園設計的建築師同業,在設計上多一分對使用者的理解,少一分個人風格表現的激昂。竭盡所能地鼓勵使用者參與,讓校園的改造過程成為彼此同時成長的美好經驗。

七、 竭誠歡迎熱心的教育者針對校園設計持續提出批評,真實的社會回應是鞭策專業進步的重要力量。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