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兩篇文章
不在於暗示大陸文革如何不堪
主要是希望所有台灣人民能思考
終極的藍綠對決(非黑即白、不是敵人就是朋友的愚蠢邏輯)、不理性的支持與不支持、政治狂熱等
將對我們正常社會有多大的傷害
人何以為獸
就是如此......

----------------------------------------------

文革40》巴金:人怎樣變成獸?
2006/07/14
【聯合報系記者汪莉絹/特稿】
十年文革,人間浩劫,一百七十三萬人「非正常死亡」,四百二十萬人被關押審查。

中國大陸於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開始文化大革命,帶給中國翻天覆地的傷害,許多受害者身心的傷痕,迄今仍未癒合。

「四人幫絕不止是四個人,它複雜得多。 十年浩劫究竟怎樣開始的,人又是怎樣變成『獸』的,我總會弄出點眉目來?!」堅持「說真話」的己故大陸文壇巨擘巴金,在文革結束後,終生苦苦反思,何以中國知識分子在文革裡喪失獨立思考和自我批判能力,成為權威主宰下的怯懦「奴隸」!

然而,中共官方僅在一九八一年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決議」,用幾千字概括總結文革;讓文革時受迫害的千千萬萬人,心中能沒有憤懣?

因此,沉默二十年後,面對一群群提到文革那段歷史,就「張大眼睛、滿臉疑惑、表示無法理解」的年輕人,在文革中受迫害的北大學者季羨林,忍不住寫出自己「蹲牛棚」的受辱經歷,為文革留下一些真實紀錄。在「牛棚雜憶」裡,季羨林寫道:文化大革命是「中國歷史上空前最野蠻、最殘暴、最愚昧、最荒謬的一場悲劇,這場悲劇迄今沒有人給一個全面合理的解釋!」

對於文革,中共官方黨史學家雖承認,毛澤東應為發動和領導文革負責,但更多責任卻歸咎江青等「四人幫」,指他們出於政治野心,鼓吹和發動狂熱的毛澤東崇拜造神運動。


【2006-05-16/歐洲日報/1版/要聞】


--------------------------------------------------------------
一個女人的名字 引發荷蘭倒閣

‧朱利亞 2006/07/26



【文/朱利亞】
六月底,在半個地球外,比台灣面積大不了多少的荷蘭悄悄地完成了一次「倒閣」,這是由一個女人的名字引發的,然而到底她叫阿里還是梅根並不是重點。貪瀆、關說、爆料、醜聞全都沒有上場,「說謊」戲份也不多,「誠信」和「立場」問題才是主角。

不過這劇情也不宜複雜,整個過程比較像集數有限的單元劇,對白場景都得精簡, 而不是恩怨情仇橫跨三代的台式連續劇,往往演到最後沒人記得當初的角色和關係。

荷蘭有十幾個政黨,沒有一個稱得上多數,目前的內閣由三個政黨—VVD、CDA、D66聯合組成。整個過程就是:第一天,內閣會議,最小的D66(在國會僅有六席)不爽移民局長對阿里事件的處理方式,就在內閣裡頭要求撤除她,但其他兩黨不同意,D66就說,好吧,我們意見不合,分手吧,就退出了聯合內閣;第二天,總理跟其他閣員發現他們在國會裡頭的席次因此從52%變成了48%,沒資格當內閣了,所以就辭職信打一打,一起去找女王辭職;第三天,女王說,那找個時間大家來開會討論什麼時候改選吧。

倒閣就這樣在三天完成了,那一晚,荷蘭的公共電視台邀請各政黨上節目談看法,只見十幾個黨魁圍著一個圓桌,晚來的還跟大家打招呼,早到的還挪椅子橋位子,有些人說對不起有事先走啦,後面還坐了一些無聊盜發呆的旁聽民眾……。想起台灣政黨之間的「扁宋會」、「扁連會」、「扁馬會」要討論一個月以上,荷蘭情景在台灣很難想像,但卻很生活化。

讓我不禁幻想同樣的劇情要是由台灣人來主筆,可以發展成什麼樣子— D66先來放個風聲,光是有沒有說過和誰說的可以演第一季;其他兩黨對於此事的反應可以炒作另一季;移民部長是不是該忍辱負重下台救荷蘭至少可以佔據下一季;萬一事情成真內閣要怎麼危機處理則是第四季的主題;有沒有違憲或違反人民期待可以作為第五季;真要改選誰跟誰合誰棄誰保誰的傳聞可以再演第六季、第七季……整體長度已經超過了六人行和慾望城市,大家還看不到結尾在哪裡。(我的編劇功力不好,雖然至少比荷蘭人好一點,但我相信由台灣政壇人士來主筆應該可以比這更精彩。)

對於這件事情的反應,媒體訪問街頭民眾的想法時,大家都顯得很高興、很肯定,政府有瑕疵、或是不合法制,本來就應該改選,只有一個老先生搖搖手指說:太花錢了。有人評論,因為世足賽在十六強打完到八強賽間的兩天空檔,大家沒球賽可看,加上必須移轉荷蘭隊在前幾天敗戰的失落感,所以政府搞點新聞事件來轉移大家注意力。這當然是開玩笑的,但從30日八強賽繼續開打之後,媒體、民眾都不再討論這起倒閣事件,看來又好像有幾分道理。

並不是說荷蘭民眾都不關心政治,我那幾天跟所有遇到的荷蘭人提起此事,每個人都可以講出自己的看法,但那口氣就好像在討論前晚的影集劇情一樣,「政治」,在他們的語彙當中從來跟激情扯不上邊。即使事件那兩天,最新發展播報完,下一則依舊是巴格達的戰火或剛果的選舉,在荷蘭媒體的眼中,整個世界並沒有因為倒閣而減少秒數。週日晚間新聞甚至連政治報導都沒有,因為政治人物也要休息。

我們也可以語帶驕傲地說,咱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頭腦聰明、心思細密,才完得起這種遊戲。的確,對於心機與計謀,這些西方人是很不在行的,要說他們比較笨也不為過。想起「鹿鼎記」裡的韋小寶光靠著說書聽來的軍法,就幫助俄國的蘇菲公主政變成功、還用計簽下了尼布楚條約,雖是虛構歷史,但沒有人會懷疑這樣的事情有機會成真。我不認為荷蘭的政治人物就不迷戀權勢,我也相信荷蘭存在著政治狂熱者,然而,當普遍認為政治人物撒謊或立場不一是重大罪行、當八卦或爆料只為社會大眾所不齒而失去支持、當媒體認定個人言行的新聞價值不會大於整體政治發展……很多的細菌都沒有溫床可以繁殖。

在大驚小怪的比較心態之後,細細一想,倒閣的確不值得大書特書。就算暱稱哈利波特的現任首相下台了,整個世界也不會被食死人佔據,他們知道那些意見不同的十幾個黨還是在國會裡,把是非守得好好的。或許移民和勞工政策會改變一點方向,但大家去野餐的公園綠地還是有人除草、小孩子上的學校也沒搬家,商店依舊每年來次大打折、政府部門的效率還是跟烏龜一樣慢。

於是,前傳「阿里事件」可以說是最懸疑精彩的,演了一個禮拜;這檔「倒閣事件」僅僅三天就下檔,收視率還比不過荷蘭缺席的世足賽;而續集「國會改選」已經預告了,大概年底會上檔吧,在此之前,荷蘭人知道地球運轉的速度是一樣的。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