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由公司一位相當優秀的同仁所寫.........


公司裡的老闆和同事 從上到下沒有一個是五開頭的

上禮拜新進的一個男同事 已經是七十一年次了

連同下週一即將進來的七十年次的女同事 我們公司六個人(含老闆)

算了一算 總共有63、65、67、69、70、71六種年份

除了63那個稍稍勉強一點以外 其他的五個人

都幾乎可以通稱為草莓的一代 我們公司也許該改名叫「大草莓山」



老闆其實對於七年級生感到擔心 包括態度及能力

能力還是其次 因為可以訓練 但是一個世代的共通個性 有時卻是難以扭轉的

我很幸運 69年次的我搭上了末班車

好歹是個六開頭的 比較不會被投以帶有成見的異樣眼光



很有成見地簡單用一句話分別形容五六七三個世代

五年級似乎是「不管什麼事、交代下來就作、沒有意見」

六年級似乎是「交代下來的、挑自己想作的作、沒有意見」

七年級似乎是「即便是自己想作的事、和上頭意見不合就直接嗆回去」

所以我們六年級就是在那些在自己想作的而且努力做好的事被老闆批的要死時

又不敢直接嗆老闆 然後想在晚輩面前耍耍威風 卻又直接被嗆回來的那種無卵蛋草莓

(哈哈、有點太誇張了 其實沒那麼慘啦)



七年級生大概就是一個屌

但一種是「屌屁」 另一種是「真屌」

雖然一群六年級的聚在一起討論一群七年級的 有點像是龜笑鱉的頭比較尖

不過我們幾個六年級的一致覺得 七年級生中好的超好 差的超差



我們公司裡七十一年次的那一位

畢業時拿的是設計獎 大學五年來包括生活費和學費從沒跟家裡要過一毛錢

連同他即將進入的研究所生涯也將是要自食其力

他說他國中的時候就決定要念建築 在他大四升大五那年 就和班上另一個同學

在沒有工地經驗(工班協調)、沒有業務經驗(業主)、沒有實際施工圖經驗(設計)的情況下

兩人合力吃下了一個設計費六十萬 總工程款兩千萬 工期約九個月的案子

他跟我說他大五那年就是靠那三十萬過的



我們公司裡六十七年次的那個女生

在求學經驗部分感覺像是比較穩紮穩打的那種 也沒有特別的經驗

但是她有兩個令我訝異的地方

第一個部分是她的細部處理和繪製能力 她呈現的細部圖實在令人看不出她是六十七的 這個有點難以描述 要看過才知道

第二個部分是在人際處理上 給人超尋常的老練感 拿捏的分寸總是恰到好處 這個也很難說 要相處過才知道

總歸就是無以名狀的超齡的演出



遇到這兩個人時我就會想 七十一年次的那一位對我而言已經來不及了

更何況我們對設計有著「理念」與「工具」兩種極根本的差異

但是對於六十七年次的那一位扣除當兵的一年不談 再過兩年 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以前高中或大學的時候 若遇到向長輩請教問題的情形

會很喜歡聽到「等你到我這個年紀就會懂了」這句話

所有包含如此意味的回應對我而言都是一種抬舉和賞識 因為這表示在變數都相同的情形下

只要到了那個年紀 我會有機會更超越那個人



六十五年次的是一位女同事 她已經有一個一歲多的女兒了

她的經歷非常有趣 她求學的時候當過啤酒小姐

聽她說台南各個「生澀場所」的種種是非常有趣的事

如果各位男性要消費、體驗「生澀」的話 他極力推薦市政府附近的「阿妹妹」

會漏點、會磨蹭、會赤條精光 然後還會有警察在場旁觀 所以唯一的不會

就是不會被抓

她也當過幼稚園安親班的騙小孩櫃臺人員

然後陸陸續續待過將近十間的事務所 遭受各種冷眼、非人的待遇 炎涼世態真是看了不少

其中我對於養情婦的初始性支出與各種經常性支出方面的知識

以及「頂八卦」此一專有名詞的解釋和用法 就是她不吝於多次中餐時間相告的



入行初期請教過她許多問題 入行中後期也承蒙她許多鼓勵 真是非常感謝

只是最近我感覺她好像開始感到一些倦怠和焦慮

倦怠感可能是來自於同樣的行業已經持續了七八年了

焦慮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六年級後段和七年級生的興起態勢已經逐漸明顯

怕有將被取代的煩惱

因為對公司來說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 只有需不需要的問題

而資本主義又極度現實



她有一個外甥和我同名同姓 據說名字是花了兩千塊去算過的 現在才五歲

我跟她開玩笑說叫她把外甥帶來 給我五千塊然後我再跟那個小孩鐵口直斷未來的二十年

唉 誰能跟我直斷未來的二十年呢 我只要未來的兩年就好了



我同學跟我說我現在離開真是可惜 其實他不說我自己也知道

在公司待了四個月多一點 從打雜、一案的部分設計、小案設計、收一案的部分工程、監工

到現在終於親手畫的設計案、親手監的工程即將完成 卻又即將服兵役

同事說我學習的速度很快

教一套CAD的新方法到會只要半個下午

教一套全新的3D軟體摸摸說說到會 大概一兩天

然後從完全沒有經驗到剛開始可以獨當一面設計和監工 差不多四個月

只是學得快 忘的也快

四、五個月學到的東西不知道夠不夠十三個月來賠?



突然很想在當兵前找那些很久沒見的同學、朋友、老師聊聊天或見個面

似乎當兵是個多偉大的事情一樣

看看身邊同齡的朋友有的已經當了兩年的外商業務 薪水差不多四萬多 明年就即將存到人生中的第一個一百萬

還有已經拿到國內碩士學歷 剛出社會的另一個同齡朋友的起薪超過六萬

然後 剛拿到律師的女朋友 即將在本人服役的同時放在台北的某法律事務所給大家追求

大家的人生好像都已經迫不及待 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而我卻是要進入一段休止



不知道當完兵後再兩年 可不可以像那個六十七年次的那樣子

是不是又再過兩年 就要對七年級後段、八年級生的傾巢出動感到焦慮

這樣一個世代一個世代地輪迴

每隔十年的每一年 總是有許多的不安和嘆息

六十九的我在當兵前 似乎該想想七四、七五的人在幹嘛

話說回來 我還真的認識一些哩!

    全站熱搜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