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實踐過程的自省:

假日早晨和小朋友一起看料理鼠王,原以為只是一般有趣的電影卡通,不過電影最後的台詞,很深刻的描述『評論家』與我現在的心境。當我們在學校面對學生時,應該怎麼調整這種『引導』才不會毀了一個未來的藝術家?

建築人和其他藝術家不同在於很喜歡談理論。但真實的世界和理論的差距有多少?讓我們深深著迷的方法論和創作論述到底影響了這真實的世界多少?那創作論述是真實的實踐或是保護色?是都市的特例還是基調?我們常覺得台灣的都市很醜,也聽說台灣的建築沒有自己的力量,我們其實沒辦法用簡單的理由來解釋這個現象,我只是認為:台灣一個世代的建築美學的引航者,其實可能是當代的『評審和委員』的意志力,而可能不是建築師這個『真實實踐』的群體。實在是這個市場真的太小了。。。學生之於老師、實踐者之於委員有些類似,但其實不該一樣。建築人一生可能都戮力追求『米其林』的光環,等待評論家的美言和可以實踐的機會,這是當代權力者的權柄與意志力。畢竟「有機會實踐」,才可以證明自己是對的、才有機會被看見。仔細再想想,這幾年台灣的國際鏡圖評選委員為國人『買了』不少舶來品設計,影響真的是很巨大

對於建築設計作品,我是那種「喜歡談基地環境」的人,對於想做的事情也不是那麼重『純然完整』的思路,「結果」在環境內如何 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我不是太喜歡『我在意的是過程,結果對我來說不重要』的設計論述,因為那是不負責的,蓋一棟房子耗費的社會資源何其多,這樣的說法太不負責。而我對空間藝術創作的看法,可以更奔放些,會比較像是這次的ADA建築創作展x-site白白海之家3我就是想做可以玩可以互看、放在那又漂亮的東西、又沒看過的東西(我真的沒想很多,就是想這麼做)。但不管是建築或藝術,都該簡單到讓一般人理解

對我來說,若設計談的很深,但和基本環境就是不搭不好看,對我來說就不是好設計的可能答案。我很討厭談的那麼文鄒鄒的設計語言,也無法談設計的大道理,我想像的設計本來就該很簡單,所以認定那些設計語言與論述,其實無助於讓一般人知道建築人在意什麼,主要的功能只有是產生距離的美感。所以我常常也會覺得自己不太管「主流設計一定要的方法論或創作論述」,我會尊重多元社會有各自的看法,但我仍只會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設計。

設計該很簡單,簡單到讓一般高中生都能理解我們想做什麼。又例如展覽論述,也該簡單到讓多數人都能理解,而不是文謅謅的吊書袋。所以看了至今還是不懂的2013年臺北藝術展後,剛看到2014年的策展人初始論述,我特別的期待@@。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大山算是熱鬧、但是工作上只是『還好』的一年
在年中時,我曾先做些文字記錄:
提前跟震撼的2014、2015年問好

確實今年也算順心,展覽、教學花了不少時間、也多了好些不同的體驗
但是今年也算不順心,幾個自己內心設定為重要目標的案子全部失利

tsde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